原创安徽工程大学团委12-09 18:34

摘要: 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卢雨晴,原虎林市高级中学艺术生,于2017年被我校艺术学院录取,从虎林到芜湖,地图上显示的是全程2700多公里,但这看似遥远的距离,却是通向梦想最近的方向。




即便遥远,我也不后悔


我以前从来没有想过我的大学会是在离家那么远的地方,为了尽早地适应环境,我提前两天来到了学校,而事实证明,我来对了,无论是饮食还是天气,这里的确和东北有着太多的不一样,2700多公里的距离,原来真的不只是地图上画出来的那么简单。


其实刚开始,我是从老师的嘴里知道这个学校的,报志愿的时候,老师告诉我:“这两个学校不错,你看更喜欢哪一个。”当时他给我看的,一个是中山大学,而另一个,就是我们安徽工程大学,可能这就是缘分的开始,我的第一志愿选择了安工程,而这个选择,让我和这个距离我2700多公里的地方有了第一次紧密的联系。


在来报道之前,很多亲戚朋友问我:“你说你为什么选那么远的地方,这一来一回的,太不方便了。”甚至是在火车上遇见了我的老乡的时候,她也在唏嘘,说那么远的距离,想家了都很难回去。那时候我没有太多的想法,直到后来我送老妈去火车站的时候,她哭了,她一边哭一边埋怨我:“姑娘,你怎么就选了这么远的学校呢?这我以后想你了可怎么办啊?”当时我就觉得特别难受,但是我却没办法安慰她。


而在那一刻,我终于知道了那看似轻飘飘的2700多公里所代表的距离究竟有多远。但是,我不后悔。




除去距离,我还有爱


我记得小时候,我很喜欢拿着一张白纸、一支铅笔趴在家里的小桌子上静静地画上一幅画,那时候的自己总觉得自己很厉害,画的所有东西都特别棒,于是用一个大夹子收集起所有的画,然后拿到老妈的面前炫耀。


即使很多时候老妈给我的都是无情的嘲笑,但是,我依旧还是会美滋滋地欣赏我的每一幅画。可能从那时候起,我的很多事情便与绘画有了联系。


后来大了,我选择了做一个艺术生,起初家里是不同意的,但是当我真正去做了的时候,每天对着那些画笑得美滋滋的,便成了我的爸妈,即使有时候我知道自己画的不怎么样,他们还是会笑着说,我姑娘画的,就是好看。


就像是约定好的一样,我从来不会和他们说我学画过程中的辛苦,而他们也从来不去问我学得怎么样,但每次我累了想回家的时候,他们都会为我打理好一切。


而现在,我知道,由于距离的原因,回家,没有以前那么容易了,但是我相信,他们依旧在我身边,依旧在为我加油。

 



我们之间,绝不是2700公里


就像是汪国真所说的:“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而现在,对于我来说,这里——安徽工程大学,便是我所选择的那个远方。


初到校园,我看到的是满眼的绿,这个即将与我共度四年时光的校园似乎在用他的活力欢迎着我的到来,不禁让我对未来四年充满了憧憬,两天两夜的疲劳也在这一刻,消失无踪。


两天以来,像是得到新玩具的孩子一样,我对这里充满了好奇,我走遍了校园的每个角落,去了解他的内涵,去发现他更多的美。



后来我想,在这样的一个地方风雨兼程貌似也不错,无论如何,只要去努力,我相信我可以在这个校园里找到我想要的。我没办法缩短学校到我家的距离,但是两个地方的联系,绝对不是只有距离才能决定的,一个地方和另一个地方的联系,有时候就是在于连接这两个地方的人,所以我们之间的关系,虎林与芜湖的关系,也绝不会是2700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