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草上风语12-09 19:00

摘要: 很有意思的一条悖论是,最欣赏你的人往往不是你的领导或队友,而恰恰是你的对手。


 

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和《神雕侠侣》里,都描述了一座著名的“铁枪庙”,神主就是五代时期后梁名将王彦章。在民间演义故事里,王彦章被吹得神乎其神,“日不移影,连打唐将三十六员”,是五代仅次于“十三太保”李存孝的第二条好汉。

历史上的王彦章真有这么生猛吗?

与那些无中生有、纯粹虚构的牛人不同,史书中记载的王彦章是货真价实、如假包换的一员虎将,不仅勇猛,还颇有智谋,最重要的是忠诚。

王彦章字子明,郓州寿张(今山东寿张)人,从小吃粮当兵,追随朱温一路成长为“行营先锋马军使”,基本上每一仗都充当冲锋陷阵的角色。王彦章天生神力,嫌普通兵器不称手,专门让人铸了一条浑铁长枪,这杆枪在一般人眼里如同健身房里的杠铃,根本举不动,他却能挟在腋下飞身上马(此处心疼那匹马三分钟),挥舞自如,由此得了个绰号叫“王铁枪”。


骁勇善战的王铁枪

更神奇的是,王彦章还练就一幅铁脚板,厚厚一层老茧就如同自带的“千层底”布鞋一样经磨耐造。他的拿手好戏是光着脚在荆棘丛里奔跑,这画面看着扎眼,想想都扎心。

当时中原一带,梁晋(此晋是指后唐建立之前,晋王李克用、李存勖父子,不是后晋石敬瑭)争雄,朱温长期压制李克用占据上风,并率先代唐称帝。但李存勖接班后形势逐渐逆转,朱温曾哀叹:生子当如李亚子(李存勖小字亚子),我这些子孙都猪狗不如!

但王彦章却打心眼里瞧不上李存勖,对于朱温的忧虑他不以为然,公开扬言:李亚子不过是只懂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有什么值得害怕的!(“亚子斗鸡小儿耳,何足惧哉!”)

现实很快狠狠煽了王彦章一巴掌,让他清醒过来,同时也印证了朱温眼光的老辣:李存勖成功挑唆后梁魏州守军叛乱,并夜袭梁军大营,负责监视魏州的王彦章狼狈逃跑,老婆孩子也被对手一窝端掉。

但他的名声和本事实在太大,双方斗了十多年,李存勖早就惦记上他了,就像当年的曹操喜欢关羽一般,一心想收服他。很有意思的一条悖论是,最欣赏你的人往往不是你的领导或队友,而恰恰是你的对手。于是,让双方将士都感到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李存勖让人把王彦章家眷送到自己的老巢太原,挑了所好房子,把家俱置办齐全,好吃好喝供养起来。做完这一切,李存勖信心满满,派了名使者偷偷去汴梁勾搭王彦章,想让他归降。不料老王根本不卖账,刚听完对方说明来意,便抽出刀削掉了使者的脑袋。

太原的李存勖一听使者被杀,一点都不生气,反而让人又给王家送去更丰厚的礼物。小李也较上劲了:这是个大忠臣啊,哥喜欢死了,就不信精诚所至,捂不热你这块顽石!


超级票友后唐庄宗李存勖

小李的统战工作很耐心地做了好几年,仍旧一个热脸,一个凉腚,丝毫没有进展。不过,忠臣王彦章的日子并不好过,朱温死后,梁末帝朱友贞重用赵岩等人,疏远了一帮老臣宿将,老王也被剥夺了兵权,有时候出出主意也没人搭理。

这边后梁君臣内耗,那边李存勖可没打盹儿,给点阳光就灿烂。公元923年,他带兵占领了黄河北岸大片土地,并且在黄河渡口德胜口造了条大铁索,截断黄河航道,跨河筑了两座城,中间用浮桥连接,号称“夹寨”。小李的意图很明显,控制了黄河天险,不仅阻隔了后梁的水运物资,还便于随时南下攻击黄河边上的汴梁,取得战略上的主动权。

这简直是把刀子架在了后梁的脖梗上。已经失宠的宰相李敬翔急得在家直蹦,往靴子里塞了根麻绳就进宫去见朱友贞,见面就哭:先帝对我言听计从,现在我的话跟放屁一样,活着还有什么用!说完从靴筒里摸出绳子就往房梁上套。

一哭二闹三上吊,家庭妇女这套撒泼耍赖的把戏有时在朝堂上同样好使。朱友贞赶紧让人拉住李敬翔,让他有话好好说。李敬翔收了涕泪,郑重地对朱友贞说:现在局面危急了,非得让王铁枪出马不可!

朱友贞也没实在没辙,就任命王彦章为招讨使,段凝为副使领军出击。宣布完任命,王彦章对朱友贞拍了胸脯:三天!我三天就能夺回德胜口!

听着这番豪情壮语,涵养不错的朱友贞没吭气,只是咧了咧嘴,左右大臣们没一个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憋不住哄堂大笑。

王彦章两天内从汴梁赶到滑州(今河南滑县),命人大摆宴席,吹吹打打大吃大喝,私下悄悄派六百精兵每人手持一把大斧头,带足木炭风箱,从黄河上游的杨村乘船顺流而下。这边酒宴正喝得兴起,王彦章装作上厕所离开酒桌,带着几千精兵沿河岸直奔德胜口南寨。

王彦章带兵赶到德胜口南岸,杨村的船队也到了,士兵们用风箱吹旺炭火烧断铁索,然后用斧子砍断浮桥,将敌人防守的南寨孤立起来,王彦章的士兵则集中力量攻击南寨。

此时李存勖正在魏州,守卫“夹寨”的将领名叫朱守殷。听说王彦章复出为帅,小李大吃一惊:不好!王铁枪惯于速战速决,第一枪肯定要攻击“夹寨”南城,朱守殷要吃亏!他顾不上吃饭,当即上马率骑兵南下救援。

刚出发二十里,德胜口的消息就传来了:梁军已至“夹寨”南城!

李存勖心急如焚,命令加速前进。然而等他赶到德胜口,映入眼帘的却是断裂的铁索和损毁的浮桥,他只能隔河眼睁睁看着王彦章攻下南城。

丢掉了桥头堡,小李不死心,他索性放弃北城,做了许多木筏顺流而下直取另一重要渡口杨刘。老王心领神会,同样做了大木筏顺流而下,两军各行一岸,河里的木筏撞到一起就打斗一会儿,够不着了就各自赶路,一天之内交战数十次,不分胜负。到了刘杨,双方又缠斗在一起,李存勖充分发挥人多的优势,在不远的博州另外开辟了第二战场,逐渐占据上风。


王彦章京剧脸谱

关键时刻,“王铁枪”背后挨了自己人一枪。他的副将段凝是个投机分子,跟赵岩等权臣套近乎,搜集了王彦章的一些“反动言论”,特别是将他扬言要等打败敌军后铲除赵岩等奸臣的话统统上报。赵岩就将王彦章攻克南城的捷报藏匿起来,说成是段凝的功劳,朝廷在赏赐将士时只赏段凝,根本没王彦章的份。结果“军士皆失色。”

等到王铁枪在刘杨受挫后,段凝又一次上书诬告,说老王因为天天醉酒,根本无心打仗。再加上赵岩一阵紧似一阵吹阴风,由不得朱友贞不恼,一纸诏书把段凝扶了正,让老王回朝述职。

老王气不过,脾气耿直的他在朝堂上用笏板画地讲述战事进程,饶是他讲得唾沫横飞也没用,反而让赵岩抓住把柄,参了他个“不恭”的罪名,被勒令回家待业。(“岩等讽有司劾彦章不恭,勒还第。”)

不过这次下岗时间并不长,他就被急急重新安排工作。这倒不是朱友贞良心发现,而是李存勖又分兵攻打兖州,汴梁东大门吃紧。后梁精兵都在段凝手里,朱友贞手里只有五百禁军,还都是刚招募的新兵蛋子,只好让王彦章率领驰援兖州。即使到了这步田地,赵岩还不放心,特地安排死党张汉杰为监军,死盯王彦章。

王铁枪再猛,也架不住敌军人多,一败再败退守中都,仅剩下百余人仍然殊死决战。战斗中,头盔罩脸的王彦章为激励士气,大声呼喊,唐将夏鲁奇原先跟他都在朱温手下,关系很好,听出来是王彦章的声音,吃惊地说:这是王铁枪啊!

战场之上容不得温情,昔日老友早已幻化成一叠丰厚的奖金。夏鲁奇举起长槊,趁着场面混乱,瞅准机会冲上去就是一枪,王彦章重伤落马被擒。

已经称帝的后唐庄宗李存勖,终于见到了心仪已久的“王铁枪”。望着重伤躺倒的老王,小李得意洋洋地发问:你常把我当斗鸡小儿,今天服不服啊?

看到老王一言不发,小李觉察到自己有些失礼,马上盘腿坐下,一本正经地跟老王研讨作战得失。这有点像围棋对弈结束后,双方棋手出于礼貌和尊重对手,总要“复盘”。小李认真地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您也算得上善战之将,为何不去守兖州,却来守这个没城墙的中都呢?

王彦章叹口气说:大势已去,横竖是个死,还不如拚个痛快呢!

小李赶忙让人拿来金创药给他敷上,劝他归降。王彦章真诚地说:我与您血战十多年,现在兵败力穷,理应一死。况且我受梁朝大恩,“岂有朝事梁而暮事晋,生何面目见天下之人乎!

小李说不动老王,仍然不死心,又找来义兄李嗣源当说客。王彦章跟李嗣源是老相识,他躺在地止喊李嗣源的小名说:邈佶烈,你该了解我吧,王铁枪岂是那种苟且偷生的人?

话说到这个份上,对话的大门就算彻底关死了。几天后,一代名将王彦章被杀,时年六十一岁。

是真英雄总会有人景仰。石敬瑭灭后唐建立后晋称帝之后,思慕王彦章的忠勇,追赠他为太师,并派人寻找他的子孙录用为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