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名城长沙12-09 18:49

摘要: 第五集虔诚之心、第六集火花之礼、第七集农耕之乐


纪录片《中国有条浏阳河》

第五集  虔诚之心




浏阳河弯过了九道湾,也串联起了数不清的大小山丘。


靠着这山、这水、这竹林,黄隆根一家人恪守明代《天工开物》中详细记载的五道程序,依古法造纸,寂寞而坚韧地生存。


黄隆根:以前我在十几岁的时候,我做一千张纸,拿秤子去称,不要一秤砣,就跟机械纸做的一样的,厚薄很均匀。这个粽叶就是把纸浆隔开,隔开就是不弄上来,如果是要多一点就是让它沉下去。


漂洗晒干的竹麻先入甑蒸熟,再入漂塘过碱,然后进池中接受长达30天的热水浴,得消耗1000斤木柴和6吨山泉水。


陈旧的老行头,传统的工艺,繁复简单的劳作。讲究快节奏高效益的都市人也许无法理解这种慢生活,黄家却笃定地代代相传,到黄隆根手上已经是第四代。


泉水叮咚,更显现虔诚的淡静,木柱吱呀,倾吐着内心的默契。漫漫时光的浸透,将久远工艺沉淀的纸香散发出来,弥足珍贵。


世界进入触摸时代,古山贡纸在这山水的陪伴下,依然活在当下。这样的世代浏水人家,让生活更加多元。


又一批古山贡纸制好了,它们悄然流向闹市,将书写最美的字画。见字如面,总会让人想起它的故乡在浏阳河的岸边。



纪录片《中国有条浏阳河》

第六集  火花之礼




璀璨烟花是浏阳河畔最美丽的风景。从一千四百年前李畋发明爆竹,到如今“浏阳花炮甲天下”,浏阳河的清波微浪得天独厚地在世界上最壮观的火花照耀下向前流淌,于是这条河便愈加的风度汤汤,光彩夺目。


燃放花炮是中国人除瘴驱邪、祭祀、庆典的千年习俗。中国的花炮之乡,就在浏阳河边。河岸生活的谢红波是无数花炮从业者中普通一员。


谢红波:我们是出生在鞭炮厂里的这一代,七、八岁的时候就会(结)鞭炮。就是那时候我们家有五姐妹,我们都坐在一起,搞那个比赛,搞奖励的,那时候是觉得蛮开心的。


结鞭,是鞭炮制作的重要一环。手工结鞭劳动强度不高,但要求心灵手巧。河畔的女儿到了出嫁年龄,将相思和憧憬都结进火红的鞭炮中,而男方都要问一问姑娘能结鞭多少,以此来衡量未来的媳妇是否能干。


谢红波:我那时候比赛是比二十分钟,二十分钟编了七百多个左右。当他们说我是第一名的时候,我真的是蛮高兴。


唐诗有云,“火性何如水性柔,西来东出几时休。”这个像浏河水一样灵气的女人,一辈子就把水的柔情编结给了火花般的岁月。


谢红波:我就觉得那个机器跟手工是没法比,机器是编起来像流水一样,就是机器技术嘛,全部都是用电的。现在手工就是我们浏阳人的一种精神,一种文化。


浏阳河人的情感,给了青山绿水,也给了仰望的星空。


在火花与天空对话中,河流向天空传递了敬意。


天更蓝,水更绿,是河岸人的祈祷。几十里的水路到湘江,这条河与它的子民终随大江大河的追求,走向辽阔的大海。一飞冲天的礼花,也以苍穹为背景,演绎人世间更灿烂的图案。



纪录片《中国有条浏阳河》

第七集  农耕之乐




九曲浏阳河一路风景如画,湾湾相连,在长沙县的江背镇和浏阳市的柏加镇之间钩出了独一无二的“双连湾”。现代文明与传统生态在此交汇,是时光的重叠,也是岁月的浓缩。


“一舟两河三上岸,四洲五里六筒车。”是当地流传至今的一首民谣,为我们定格了农耕时代两岸浏水人家恬静生活的山水画面。


罗云辉:“六筒”车是浏阳河两岸一共是六架筒车,那边三台,这边三台,祖辈传下来是明清期间建造的。筒车是把浏阳河的水运上河堤,浇灌良田,总共估计三百多亩。因为河提拦河坝毁损以后,用电排灌溉,筒车就没再用了。


罗云辉:我今年七十四岁,十六岁的时候就跟我爷爷开始学习造筒车、修理筒车,筒车一年一小修,十五年一大修。一点都马虎不得。尤其是转轮上的竹筒的角度,必须保持在45度。


罗云辉:我最深的印象是在1972,由于木工师傅大意,角度太小,水舀到半路上就舀不上来,过后只能返工重做。从那以后,就每年特别注意那个问题,每次我都要必须亲自到场,注意角度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出问题了。


仅存的一架筒车,成为河岸一道穿越百年的风景。河岸的孩子经常到这里来玩耍、戏水。一直坚持下来的小修大修,依然是乡民的心心念想,每一次焚香鸣炮祭拜,古风习习。


农耕文明的遗迹,经世流年,虽已然老迈,但它仍以沧桑之态,守望着子孙,守望着人间烟火,守望浏阳河千年轮回。踏岸而歌的浪花,却会生生息息,继续承担着滋养农田的希望。

(名城长沙网周顺编辑,转载请保留所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