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光明微教育02-06 00:20
作者:新华社

摘要: 她一生只认识五个字,却成为香港大学荣誉院士。一位宿舍保洁员、食堂员工去世,想必不会引起太多注意。但是这位90岁老人,上月底溘然长逝后,却引发香港各界怀念追思。

请点击标题下方的“光明微教育”关注我们,了解更多动态~




她一生只认识五个字,

却成为香港大学荣誉院士。


港大“三嫂”


一位宿舍保洁员、食堂员工去世,

想必不会引起太多注意。


但是这位90岁老人,

上月底溘然长逝后,

却引发香港各界怀念追思。




新闻媒体:



香港大学主页:

永远怀念您。



港大校长马斐森:

她为港大留下光辉传承。



普通民众:

三嫂,一路走好,

永远想念您。



三嫂本名袁苏妹,

原籍广东东莞,

没上过一天学的她,

二战时为躲避战乱来到香港。



1957年,

29岁的她随丈夫进入港大,

从服务员做起,

厨师助理、厨师、保洁员,

最后成为大学宿舍的“灵魂人物”。



她没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只是几十年如一日,

做饭、扫地、打扫卫生



被学生们念兹在兹的,

是有人头晕,

她会主动煲粥送药;


有学生在图书馆学到凌晨,

错过了晚饭,

她会一直等,

给他们做夜宵。



她做的马豆糕、

马拉糕、老火汤、炒河粉……

撑起一届届学子苦读的夜晚。



“三嫂就像我们的妈妈一样”,

这是港大几十届学生共同的心声。


一位40多岁的港大毕业生,

像个孩子般夸耀三嫂的手艺:

“你知道吗?三嫂做的大西米红豆沙里,

西米直径足有1厘米,好大一颗!”



很少有人知道,

为了将这些“大西米”煮软,

三嫂要在灶台前站上2个多小时。

为了让红豆沙达到完美,

她只在其中放新鲜的椰汁。


蒸马豆糕时,

为了让它“有嚼劲”,

她必须用慢火煲1小时,

“不停地用汤勺搅拌”。



然而到了70年代,

因为健康问题,

她再也无法继续在厨房工作,

这位5个孩子的母亲从此转做保洁员。


遇上学生们在饭堂开派对,

每每狂欢到凌晨两三点,

早就过了三嫂的下班时间,

但她还是会耐心等到派对结束,

再独自进去清理地板上的啤酒、零食和污渍。



那个在凌晨饭堂里

独自拖地的驼背老人,

直到今日,

许多学生不曾忘记。


小女儿总是记得妈妈

“见学生比见家人的时间还多”。



尽管竭尽全力工作,

三嫂一家生活仍十分拮据。

她不舍得花钱坐巴士,

有时竟会提着鸡,

从街市一路走回山上的大学堂。



“我当他们个个都是我的孩子,

有什么头晕生病当然要好好照顾。”

她最怕自己患上老年痴呆症,

有一天叫不出“孩子”们的名字。


这位操劳了一辈子

没上过一天学的老人,

压根没想到

有天自己会被写进宿舍之歌里:

“大学堂有三宝,

旋转铜梯、四不像雕塑和三嫂。”


三嫂站在旋转铜梯前


她更想不到,

2009年,

她会成为香港大学的名誉院士。



这是自1995年港大颁授名誉院士以来,

首次将名誉院士颁给基层员工,

也使得三嫂成为首位平民院士。



她没上过一天学,

只认识自己的名字和“三嫂”五个字,

也没有向港大做过巨额捐资,

这在当时的香港和内地引起极大的轰动与争议。




上台领奖时,

她穿着学生们资助定制的紫红长衫,

颤颤巍巍地接过证书。


港大在颁奖词中称赞她:

“以自己的生命影响学生的生命,

是港大的灵魂,

是当之无愧的香港大学之宝。”



三嫂本人也很惊讶:

“我只是普普通通在大学堂煮饭的人,

一辈子没什么学历

也没做什么贡献,

难为那么多旧生还记得我。

我知道这个奖是发给

对社会有很大贡献的人,

现在发给我,

真的很感动很开心。”



获奖后,

人们把这个老奶奶称为港大传奇,

但她更喜欢“三嫂”这一称呼。


或许在颁奖者眼中,

这不是一份卑微的工作,

而是一种生命绽放的方式。





光明教育工作室出品

长按识别关注 为您解读教育中国


 两个一流 | 老师,光环下的“一地鸡毛”陈平原 | 教师考评 | 两会教育 | 陈宝生答记者问 | “雪中炭火”赵家和 | 学区房价 | “挖”人才创一流 | 网络授课 | 衡水中学



图片:网络

统筹:刘博超

制作:楚洋





你还会喜欢:




语情局
预言之妙,妙不可言
关注
光明学人
中国学术,光明特色,人文表达
关注
光明讲坛
祈愿思想灿烂,又望文才熠熠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