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名机构老师的离职故事:工资虽不低,生活太枯燥

摘要: 他们离职,却不是因为工资

11-07 18:33 首页 芥末堆看教育

图片来源:摄图网


芥末堆 吉吉 9月20日报道


这是一篇本准备在10天前的教师节发表的文章,因为没有找到足够的采访对象,一直搁浅到了今天。


知乎上有一条被浏览了11万次的问题,提问“培训机构老师离职频繁应该采取什么措施?”在下面的跟贴中,培训机构老师离职频繁这一点也引起不少人的共鸣。


过去两周,芥末堆试着联系了多位从教培行业离职的老师,想从他们的故事里,了解培训机构老师离职的原因。他们有些曾在教培行业深耕多年,有些从业半年便选择离开,有人走得毅然决然,有人却内心纠结。关于离开,他们说:


“100天的时间,同样的内容重复了六七十遍,感觉身体被掏空。”


“再这么上下去,感觉有一天会直接挂掉。”


“我所有的社交关系,只剩下了同事和同行。”


……


以下是他们的故事。


“甚至连和朋友一起吃顿饭的机会都没有”


图片来源:摄图网


顾尔白丨曾经的英语一对一老师


在深圳某K12培训机构担任英语一对一老师,是顾尔白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当时的她,收入是多数同学的2~3倍,因此在同学们看来,可以说是“找了一份不错的工作”。然而,从去年4月入职,到同年10月离职,这份看起来不错的工作,她做了仅半年的时间。


“老师没有正常的周末,工作时间也不太规律,因为这份工作,我几乎没有了和朋友相聚的时间。”顾尔白回忆,学生周一到周五的白天要在学校上课,她的课几乎都被安排在周一到周五晚上和周六周日两天,而朋友们工作时间却恰恰和她相反。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她和朋友甚至连一起吃顿饭的机会都没有。


除了作息时间,顾尔白告诉芥末堆,当初她选择离开老师这一岗位,还有另外两点原因,一是培训机构老师得到的尊重性不高,二是老师这一职业的个人发展有限。“比如薪资,老师的薪资由上课量决定,虽然对那时刚毕业的我而言,收入很高,但过个3~5年,我的收入也不会有太大变化。”


“就连什么地方该讲什么笑话,都是固定的”


图片来源:摄图网


李昊轩丨曾经的高中数学老师


2015年,李昊轩在思考了一年之后,做出了一个决定,从工作四年的培训机构辞职,转行去当码农。“当老师其实还挺无聊的,没什么创造性,程序员这个职业就不一样了。”对于转行程序员的原因,李昊轩说得十分直白。


教学标准化的程度越来越高,极大减少了培训机构对老师的依赖。但从老师的角度看,标准化程度的提高,也使他们的创造性受到了限制,尤其是在考核标准最为直观的K12领域。“什么地方该讲什么知识点都是固定的,到后来,甚至什么地方该讲什么笑话都是固定的。”在李昊轩看来,当时他自己的创造性体现在怎样哄学生上,创造变成了一个哄小孩的过程。


“而且高中数学就这么几本书,知识点就这么多,越到后来做的事情越同质化了。”他告诉芥末堆,他最初当老师也是为了了解教育的现状,而当他从老师的视角对教育有了认识之后,便果断决定离开这个让觉得“有些无聊”的岗位。


“同样的内容重复了六七十遍,感觉身体被掏空”


图片来源:摄图网


向彤丨曾经的企业培训老师


向彤的从业经历和其它老师相比有些特殊。她本是“世界500强”企业的产品经理,后来因为对培训有着浓厚的兴趣,便转行教育,和别人合伙创办了一家针对银行业的企业培训机构,并亲自担任讲师。然而,从业半年之后,她却不愿再担任老师。她直言:“感觉身体被掏空了。”


那时,向彤所在的机构主要为银行网点提供四门课程:网点团队管理、网点晨会管理、网点营销管理、风险应对,前三门课的主讲老师均是向彤。“那半年里我上了大约100天的课,在不同的银行网点,重复讲着这三门课,同样的内容重复了六七十遍,而且因为不是定制化服务,这些内容对他们来讲也不一定是有用的。”


重复性的工作,让向彤“再也不想做这件事情了”;另一方面,这份工作也让她觉得无法实现自我的提升,因此,在担任全职老师半年之后,向彤开始转做教研。


“看到相邻工位大哥的样子,我确定这不是我想要的未来”


图片来源:摄图网


王开泰丨曾经的高中物理一对一老师


2013年,本科毕业后,王开泰从郑州来到北京。他面试了一家总部在北京的知名K12培训机构,之后,经过激烈地竞争,他终于成了这家机构的高中物理一对一老师。“当时新老师的淘汰率很高,正式培训第一天,我们组有七八个人,到了第三天只剩下我一个人了。”王开泰说。能留下的,无疑是新老师中的佼佼者,然而,一年之后,这位“佼佼者”却毅然选择了离开。


王开泰向芥末堆形容了他当时周一到周五的生活状态,周一和同事打篮球,周二和同事打羽毛球,周三自己去骑车……听起来十分清闲的背后,却隐藏着他很大的无奈。由于培训机构老师特殊的工作时间,入职不到半年时间,王开泰和朋友们的联系越来越少,所有社交关系,几乎只剩下了同事和同行,这样的生活让他有些不满。


老师的工作,让王开泰感觉自己已经和社会脱节,而入职半年后,重复性的教学内容,也让他觉得这份工作“没了意思”。“到后来,上课几乎变成了纯体力劳动,特别磨人。我相邻工位一个大哥,不到40岁,看起来完全没有了生气和活力。”王开泰说,看到同事的样子,他已能想象到自己以后的状态,他确定这不是他想要的未来。


“再这么上下去,感觉有一天会直接挂掉”


图片来源:摄图网


陈俊驰丨曾经的高中化学一对一老师


“当老师的五年里我一直没想好以后要做什么,即使2015年走的时候我都没有想好,但是当时老师这份工作,我是肯定不想再做了。”谈起过去,陈俊驰的语气十分坚定。当工作状态已到达身体的极限,即使离开之后前途未卜,他也没有迟疑。


“累”,是陈骏驰在当一对一老师的五年里最大的感受。他所在的机构不缺生源,忙的时候会从早上8点一直上课到半夜12点,连中午1个小时的午休时间都有学生要求上课。“刚开始的时候自己精力很充沛,而且觉得工资很高能掩饰很多问题,前三年其实还挺愉快的,但后来越来越累,身体有点受不了。”他说。


由于长期的劳累,后面两年,陈骏驰发现自己的身体逐渐出现问题,有时上着课,突然就会出现恶心、胃难受等症状。“那时神经系统已经特别疲劳,自己就会想,再这么上下去,感觉有一天会直接挂掉。”为了身体,他选择了离开。


值得高兴的是,经过这两年的调整,陈骏驰的身体已经好了很多。


“下班之后我什么话也不想说,别人以为我有自闭症”


图片来源:摄图网


安卉丨曾经的英语老师


安卉的老师生涯,有一大半的时候都是和咽炎同行的。“说话太多,嗓子一直干痒痛,胖大海什么的,到我们这根本就不好使。”上课说话频繁,还直接导致下班的时候,她变得什么都不想说。“我听见谁说话多了,就有种想抽他的欲望,别人还以为我有自闭症。”


在身体长期被职业病困扰的同时,老师这一职业,让安卉在心理上也对未来有一丝恐惧。“教学虽然是一辈子能受用的技能,但老师的工作内容太过单一,我担心自己这辈子除了教学什么都不会了。”


安卉告诉芥末堆,在他们公司,老师的涨薪幅度和晋升空间也比较有限。出于多方面原因考虑,从业一年后,安卉离开了老师这一岗位,并在之后半年的时间,尝试了很多方向,最终成功转型做了运营。


“孩子出点小问题,他就把所有责任往我们身上推”


图片来源:摄图网


宋之瑶丨曾经的语文老师


聊起当老师的那段经历,电话那头的宋之瑶滔滔不绝。她曾是南宁某培训机构的金牌讲师,然而最终还是离开了这个行业。她选择离开的原因有很多,但大部分原因却是和学生家长有关。


“我们这个校区的家长两极分化很严重,有些家长特别配合老师,但也有些家长却很极端。”宋之瑶至今仍清楚地记得,两年前,她班上有两个孩子互相打闹,但没过一会又和好如初,因此,她也没有太过在意这事。没想到的是,当这件事传到其中一名孩子父亲那,便突然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他父亲不停投诉我们这个团队,还连着三天喝高了给我打电话,说要泼我硫酸。”宋之瑶告诉芥末堆,类似的威胁,她收到过不止一次。“有些极端的家长,平时自己不怎么管孩子,孩子出点小问题,就把所有责任往我们身上推。”由于父母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而且老师这一行业未来发展有限,宋之瑶决定放弃努力得来的金牌讲师头衔,选择了转行。


“我希望对更多的学生产生影响”



图片来源:摄图网


夏菡丨曾经的留学培训老师


在留学培训机构当了6年老师后,夏菡再次回归校园,远赴美国攻读教育学硕士。“读研其实就是我想转行的一个具体行动。”夏菡说,她本科学得不是教育学,所以就想通过读研系统地学习这一块,她还是希望能从事一份和教育相关的工作,只是不想再当老师了。


夏菡不想当老师的原因十分明确,因为老师这一岗位有很多局限性,尤其是对小机构而言。她之前所在的公司就是一家规模较小的机构。作为老师,她每一年能培训的学生极大程度上由机构的招生能力决定。“我们的培训容量非常有限,每年我最终可以培训的学生数量在100~300人之间。”而夏菡希望的是,对更多的学生产生影响。


单纯做老师,能触达到的学生数量十分有限,为了影响更多的学生,夏菡选择通过读研进行转行。如今的夏菡,早已完成了教育学硕士的学业,正在从事和课程设计相关的工作。正如她最初所憧憬的那般,“用一些别的方式,去对更多的学生产生影响”。


结语:众多原因夹杂在一起,促使老师离职


有一位教育行业创业者在知乎中直接指出,他们学校的各类福利都很好,而且薪资也不低,但还是会接到教师跟他拜拜的分手信,而且多数离职的优秀老师并没有留在教培行业,而是直接转行了。


在采访中,芥末堆发现,很多老师的离职,其实和薪资福利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工作强度大、工作内容重复性高、作息时间与正常工作颠倒、晋升空间有限、没能得到应有的尊重、创造性低等众多原因夹杂在一起,才导致了培训行业老师的频繁离职。


本文人物均为化名。



本文作者:吉吉

芥末堆 首席脑洞少女

关注职业教育,喜欢人物故事,摸索的路上请多指教



首页 - 芥末堆看教育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