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陈丹青赵半狄刘小东毛焰张恩利等与大家谈绘画

摘要: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邀请国内艺术舞台上活跃的诸位著名画家:陈丹青、赵半狄、刘小东、毛焰、张恩利、王兴伟、喻红、冷军、刘野一起讨论关于绘画的问题。

11-07 18:33 首页 99艺术网

前言:

伴随着改革开放的进程,中国架上绘画在近几十年发展是迅猛的,在20多年前的黄山会议上,艺术家们还在讨论如何看待题材决定论和油画民族化的问题。在当下艺术家显然享有更多的创作自由,他们不断的对现实重新审视和选择,已经完成了令人目不暇接的创作手法,让绘画媒介呈现的更为丰富、多元和开放。于是我们认为,在当下,挑战和机遇并存,恰恰是一个好的时机。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邀请国内艺术舞台上活跃的诸位著名画家:陈丹青、赵半狄、刘小东、毛焰、张恩利、王兴伟、喻红、冷军、刘野一起讨论关于绘画的问题。


赵半狄


"我放弃绘画这么多年,再重新拿起画笔来说已经恍如隔世,心境不一样了,主流的艺术界是多媒体盛行的时代,我愿意拿起古老的画笔,因为古老的画笔有助于使我跟时代保持距离感,我喜欢这个距离感。"


首先我讲一讲我个人的经历,大家也许记得我曾经放弃绘画很多年,说句心里话,我放弃绘画主要是想改变这个活法,因为绘画对于我来说真的是太“重”的一件事。我一个人面对画布的时候,特别是90年代面对画布的时候,如果一个地方画的好,我晚上兴奋的睡不着觉,半夜都要起来开灯看看;如果画的不好,那我就会非常沮丧,觉得自己非常没有才华。所以绘画对我来说真的是令我焦灼的一件事情,就像焦灼的恋爱。有一天我说一定要换种活法了,我觉得应该走出去,拥抱世界,哪怕做出拥抱世界的姿势也好。后来我说做点简单的事情走街头,行为起来,开放一点、别太自闭。所以又好多年过去了。我觉得我投入了所有的热情,热情真的最后被耗尽,被耗尽的原因就是随着这种艺术的实践,以及对社会的认识的加深,我对于整个世界,内心充满了负面的评论。为什么?因为我小时候对于世界所有的美好期待都没有实现。包括世界会更美好,包括歌曲《让世界充满爱》所说的。而目前的社会现实,我觉得是一塌糊涂。


赵半狄《蝴蝶》图片来源于网络

赵半狄《鹦鹉和扇子》。图片来源于网络


我放弃绘画这么多年,再重新拿起画笔来说已经恍如隔世,心境不一样了,主流的艺术界是多媒体盛行的时代,我愿意拿起古老的画笔,因为古老的画笔有助于使我跟时代保持距离感,我喜欢这个距离感。


赵半狄与乌利·希克在2015年在《中国湖c》前,图片来源于网络

 

同时,谈到绘画,大家一定会谈到一个话题,从现代主义一直到抽象绘画的西方艺术对我们的影响。我觉得我是经历过现代主义洗礼的,我现在拿起笔画的画都是洗礼后的结果。抽象艺术到了今天,我觉得也太古老了,唯有形象的绘画才有冒险性,这是我对现代主义的理解。


赵半狄艺术实践作品《戒烟》。图片来源于网络

 

赵半狄与他的“熊猫”。图片来源于网络

 

今天中国绘画的各路高手都在这儿,汇集在我的展览上,这是我的荣幸。我是一个特立独行的人,但是我个人愿意受到别人的影响,我也的确经常受到别人的影响,特别是我尊重的人,就像在座的各位高手。所以我真的想听大家的绘画论,在此我洗耳恭听。



陈丹青


"所以如果一个人画的不好,不是因为绘画走不下去了,而是他没有才能;一个人画的好不是因为绘画好,而是因为他是他。"


首先我认识一个问题可能比诸位早一点,35年前我到纽约去,我立刻就发现绘画是一个过时的话题,还不光是一个艺术的种类,作为话题它都是过时的。所以我蛮早就像出麻疹一样,已经过了这个坎儿,一直到今天都是这样,我认为绘画就已经变成我自己的一个事情,我不会参与到一个很多人谈绘画,它是对的还是错的,它有没有前景。



陈丹青作品:西藏组画 康巴汉子 图片源自网络

 

我真的说不出来现在在世界范围里,有谁能在二维的布面上画出来的画,让我看了会很久都不能平静,让我过后还会回想这一幅画,很少了。甚至弗洛依德,1993年我看了他的个展之后我就不再喜欢他了,虽然我非常尊敬他。这是世界范围内的问题,绘画不再是传媒。对19世纪之前甚至从那时起的几千年来说它是传媒,到今天绘画真的变成艺术,变成我们自己的事情。所以我在做一件很矛盾的事情,我非常清楚这是过去时的事情,但是我只会画画、也只能画画。所以我很佩服赵半狄,当时他这么好的手、这么好的一双眼睛,就一下子不画了。另外我还佩服的就是刘小东,我认为他是全世界最好的画家,没有哪一个国家会不认同这样的画家,他的作品依旧还是非常有力量。



陈丹青作品:两个女孩 图片源自网络

 

绘画,在我这里已经没有问题了。我不会说绘画死亡了,绘画一定会有人画下去,也一定会有天才不断的出现。

 

所以如果一个人画的不好,不是因为绘画走不下去了,而是他没有才能;一个人画的好不是因为绘画好,而是因为他是他。

 

有人说当代绘画不可能是个人主义的,一定是建立在历史包袱下。我的意见正好相反,绘画只剩下个人主义了,而且从来没有实现过个人主义,诸位坐在这里那么牛逼,是你们总算找到个人的风格、个人的语言。所以我们能否假设一个立场:你个人主义不行的时候,你身上就有一个历史包袱。

 


陈丹青作品:人体协奏曲 1997年作 图片源于网络


但实际上我回头来,看到中国的绘画我还是会被吸引,我真的觉得西方人,尤其是白人,没有什么话要说了,这就是我为什么要回来,我觉得我在中国还时不时能看到让我震撼的画。西方没有,西方震撼我的是当代艺术,引线也好、装置也好。反而他们的画很少有能够震撼我的,除了80年代那一批。但在中国还会有。



张恩利


“曾经我们多少年没卖过一张画?但我们还是照样画。”


我们是否模仿西方的一条路,不存在。因为我们进入绘画的时候,正好是一个非常年轻特别单纯的时代,没有那么多的功利,我们多少年没卖过一张画?但我们还是照样画。因为不存在这些因素,所以我们今天也不应该被这些问题所困惑。



作品《绿色线条》(局部)2016 布面油画 250x270cm 图片源自网络



王兴伟


“所以我完全没觉得中国艺术处在模仿的地位,我觉得中国艺术的核心还是以我为主。所以不宜于低估中国艺术的创造,我是比较乐观的看待整个中国的艺术群体。”



我接触绘画也是80年代,我们无条件的接受对绘画的爱好,那时候没有什么条件,就是喜欢画画。而现在我们实际上可能是延续了最开始的那个习惯,我们有的时候画了之后并不完全考虑有没有意义,没有意义可能也还会去做。现在有些时候,似乎对于近几十年的中国当代艺术,大家有一个印象是在重复西方美术史上已经有过的东西,事实上也对,我们很多形式都能找到一个相对应的西方历史阶段的样式。但我认为这也可能就是一个误会,我觉得中国绘画跟中国的历史现实有一定的直接关系。所以说从徐悲鸿选择模仿西方古典主义,到他同时代人选择野兽派风格,我觉得这不完全是一个随机的行为,而是带有很强的一种以现实为基础的选择。甚至到80年代的时候,中国为什么吸收现实主义,我觉得这跟中国的部分现实是有关系的。就是说以中国自己作为出发点,而不是完全走向跟西方一模一样的路。


 王兴伟作品 图片源于网络


所以我完全没觉得中国艺术处在模仿的地位,我觉得中国艺术的核心还是以我为主。所以不宜于低估中国艺术的创造,我是比较乐观的看待整个中国的艺术群体。

 

我认为一幅画的核心是你面对它的时候是否会被吸引,这个画是不是对你有意义,或者你是不是认为好,怎样辨别?就是你站在它面前,你是不是对这个东西有兴趣。我们可以假设几种情况:一种情况是,也许画儿很好,是你个人可能是丧失了很多热情;另一种情况是,在你看了那个画以后,你把你的能量投射给它了,或者它把你的能量投射出来。如果没有互动的过程,那这幅画就不是你要关注的。

 

而很多艺术家,也许都可以在某一天达到了能量极限。现在大家还都坐在这里,我们自己都在努力,但我们不能保证说,我们还在能量顶峰那样的程度。人不能同时踏进同一条河里,不可能回到过去,但是我们争取在现在的情况下达到能量的饱和度,这种能量饱和度直接对应的就是画面是否直接吸引人。因为画本身是给人眼睛看的东西,它是最直接的。我们就是使挺大劲让大家觉得这画挺有意思。


喻红

 

“我个人觉得,绘画还是有魅力的,有很多的可能性,可以打破了很多的边界,跟以前不一样了。所以对我来说每天去画还是挺开心的事。”


谈绘画,我觉得这是挺有意思的话题。我学绘画的时候,上附中和美院,觉得这是一个梦想。梦想就是想画画。后来90年代的时候,有更多人画画了,再后来,各种媒介、各种艺术手法都出来了。其实绘画是一个特别边缘的事情。但是这么多年还是有这么多画家,还是画出来了。其实不知道为什么,其实不是为了要什么,或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没什么缘由,就是喜欢画画,就是这么几十年画下来了。现在画画好像又成了一件事,我们重新来谈这件事情,我个人觉得,绘画还是有魅力的,有很多的可能性,可以打破了很多的边界,跟以前不一样了。所以对我来说每天去画还是挺开心的事。



喻红作品《观涛》, 2016 ,布面丙烯,150 x 200 cm 图片源于网络



喻红作品《十字舟》, 2016 ,布面丙烯,140 x 150 cm  图片源于网络

 

同时绘画本身就是为眼睛而存在的,为了观看而存在,它不像装置艺术或者影像;绘画真的是需要反复看的,其中的素描功底、技巧都很重要,每一个细节的动人性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觉得如果说你看一个装置展览,你可以看手机上的一张照片就可以大体了解艺术家要说什么,但看一个绘画展览,你必须身临其境。


冷军

 

“你越学、越了解它,你会发现它越深厚,它不是一个一览无余的东西。”


实际上整个的当代艺术、当代文化,我认为它是不断的在拓展对人性满足的过程,不断的打破道德的那种束缚。架上绘画有什么功能呢,它有往内走的功能,它有趣味性功能,它有几百年来我们积淀下来的、关于绘画的一些共同约定的一些规则性的东西,同时是大家共同承认的,就像中国的传统艺术一样的。你越学、越了解它,你会发现它越深厚,它不是一个一览无余的东西。


冷军作品 图片源自网络



 毛焰

 

“我们实际上所有呈现出来的东西肯定不是一个简单的模仿的东西,它肯定是一个很奇特的一个类似于化学混合的一个东西。”


对于中国的现当代绘画,我当然认为这不仅仅是一种模仿,当然存在大量的模仿,但是我理解的是一种学习,就是西方的从现实主义到当代的学习。我个人有这种经历,小的时候从中国的《芥子园》,学习俄罗斯的绘画,学习十七八世纪的绘画,再到中世纪。我觉得跨越学习了非常多不同门类风格的绘画。


毛焰作品 图片源于网络

 

也就是说我们中国当代绘画是一个很奇特的现象,无论怎么讲,经过30多年,可能再到了我们今天,我们实际上所有呈现出来的东西肯定不是一个简单的东西,它肯定是一个很奇特的一个类似于化学混合的一个东西。这种化学反映是很奇特的。而且我觉得这个过程可能还在延续,也就是说我觉得,从这个角度来讲,绘画对于我们的可能性一直是非常大的。


刘野

 

“对个人来说,其实有时候我没有把我自己看成是一个画家,我更注意今天作为一个画家和其它艺术形式之间的关系。”


今天绘画和过去绘画有一点特别不同的就是,对个人来说,其实有时候我没有把我自己看成是一个画家,我更注意今天作为一个画家和其它艺术形式之间的关系,比如和电影、音乐、设计等等,我觉得这是今天绘画一个特别大的可能性和一个重要的特点。所以我觉得如果是单独探讨绘画的话,这个事情可能越说越糊涂了。其实绘画也没有那么悲观,当然也不像过去这样起唯一的一个作用,古典时期它只有绘画作为视觉表达的一个方法,今天视觉表达多了。所以绘画画家本身要把这个事情放在相对合适的位置,不要野心太大,它需要去虚心的认真的观察其它艺术形式,包括我刚才说的电影、音乐、设计等等。所以我觉得这可能是未来绘画的一个总的方向。

  

刘野作品 图片源自网络


当然每个人去品,问题就不一样了。我发现很多画家同时也做一些录演艺术、行为艺术,比如说半狄,我觉得他放弃绘画的话,我倒不一定认为他真的是放弃了绘画,我觉得他只是形式上放弃,我觉得他的电影、摄影、行为,是一个他绘画的一个延续,我能看到在他的作品里看到一个技巧非常好、非常有天分的画家的素质。今天他从形式上又回归绘画,但是我觉得今天他的绘画呢,又带来一些他前十年其它艺术形式给他的滋养。当然我觉得这也是我自己希望看到的,不希望他今天的绘画要复原他20年前的状态,我觉得他今天重新回来以后,如果能表现出他这十几年其它艺术语言形式对他的滋养,我觉得这对他更有意义,这也是我们这些从来没有放弃这个形式的画家,本身也应该注意的一个方向。


 刘小东

 

"下一步我希望画家再“右”一点,再狠一点。"

我觉得在座的都是“右派”,跟政治没关系,就是西方意义上的右倾,我们叫“专断”。像赵半狄一样,画家能够画的这么好的就要是“极右分子”,什么“极右”?就是他的生活作风、生活选择都应该是特别坚定的一种。今天在座的几位,就是因为有这样“极右”心态才成就了作为艺术家的今天,这是很重要的一点。


刘小东《白胖子》。图片来源于网络

刘小东《青春故事》(局部)。图片来源于网络

 

这也是一个真正画家的心声,所以画家很难做别的,因为不允许他审美之外的东西生存。下一步我希望画家再“右”一点,再狠一点。



UCCA对谈/中国绘画高峰论坛

时间:2017年9月13日  下午16:00—18:00

地点: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注:对现场速记稿有删减,现场图片感谢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提供



 来源:99艺术网 魏娜整合



本周商品推荐

方力钧 《2013春》版画作品


方力钧自1988年以来一系列作品所创造的“光头泼皮”的形象,成为一种经典的语符,标志了80年代末和90年代上半期中国普遍存在的无聊情绪和泼皮幽默的生存感觉,或者更广义地说它标志了当代人的一种人文和心理的感觉,也许,无论东、西方,当代知识分子都变得有点泼皮了。今天我们几乎分不清我们与环境的界限,我们以为自己的独立,也许正是某种环境的结果,我们嘲笑这个世界,也许正是嘲笑自己,我们不得不变得泼皮。


长按二维码→识别二维码,即可进入店铺进行购买




精彩继续

(点击图片直接阅读


隐与显——范勃作品中的直觉与体验




 方力钧与刘炜——泼皮顽劣的光头与粘稠溃烂的肉

上天下地,一月三场展览,最近的蔡国强有点忙


香港苏富比打响2017秋拍第一枪,除了常玉赵无极里希特,值得关注的还有哪些?(现当代部分)

艺术家展览、商务合作请于后台留言




首页 - 99艺术网 的更多文章: